中国承建的项目占非洲新增装机30%
2016/08/24

  近日,国际能源署(IEA)与中国社科院数量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联合发布《促进撒哈拉以南非洲电力发展:中国的参与》(以下简称《报告》)。《报告》称,中国承建的项目和来自中国的资金支持为非洲电力行业发展、拓展电力普及和促进经济增长作出了积极贡献。

  “中国承建的项目占2010~2015年撒哈拉以南非洲新增发电总装机容量的30%。2010~2020年,中国承建的新增发电装机容量中有56%来自可再生能源,包括大型水电项目。”国际能源署署长法提赫˙比罗尔在《报告》中表示,中国公司在非洲电力行业的积极表现,无论从规模上还是从影响上,都值得关注。

  中企在非电力投资范围广、力度大、影响深

  IEA中国合作办副主任、《报告》主要作者大卫指出,缺乏电力普及和经常性电力短缺是撒哈拉以南非洲经济发展面临的重大障碍。该地区有超过6.35亿无电人口。由于整体电气化率覆盖低于三分之一人口,因此该地区急需加大对电力行业的投资。

  据了解,目前全球都在倡议着力推动加强非洲电力安全,以促其经济发展和繁荣。如联合国“人人享有可持续能源”倡议(SE4ALL)、美国提出的“电力非洲”倡议、非洲—欧盟“千年发展目标”倡议和日本的“非洲发展东京国际会议”(TICAD),均是 国际社会对于支持非洲经济增长所作努力的范例。

  在上述大背景下,中国企业对非洲的贡献更值得关注。《报告》显示,中国企业在过去5年里显著提高了在非洲的业务参与程度,覆盖了电力产业等众多领域。

  IEA认为,近年来,中国公司在撒哈拉以南非洲承建的电力项目为该地区电力行业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中国已成为非洲的重要融资来源,新兴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与中方签订的包括电厂和电网在内的项目数量不断增长。大卫表示,中国在非洲电力行业的参与涉及所有一次能源(除核电)和各种规模的项目,而来自经济合作和发展组织(OECD)国家的援助机构不太愿意为大型水电大坝或煤电站融资。

  《报告》在统计超过200个2010~2020年的项目后发现,中方承建或将承建的新增发电装机容量巨大,约17吉瓦,达到撒哈拉以南非洲现有装机容量的10%,相当于芬兰的总装机容量。在输配电领域,中方承建覆盖整个电网产业链,包括从跨境输电线路到本地城市和农村配电网等。大卫认为,中方承建的电力项目大部分能支持撒哈拉以南非洲电力普及的进一步拓展。在2010~2020年,由于电网发展和发电装机容量的增加,1.2亿人将通过接入电网获得电力,对此,中国承包商有着30%的贡献。

  《报告》中,中国企业在非洲的能源电力投资中,国企占比较大,中小民营企业、私有部门参与程度有限。对此,国家发展改 革委对外经济研究所国际经济综合研究室主任王海峰认为,应鼓励中国更多的私有企业或以PPP形式到非洲投资。未来更希望看到,中国的国企、私企与欧美等国家的企业合作对非进行投资,不能光靠国有企业、政府和公共项目的投资。

  中企在非电力项目成本高于国内

  IEA认为,在中国政府支持下,中国利益相关者通过中国发展援助(贷款)、政府投资和股权投资等方式相结合,为发电和输配电项目提供一体化解决方案。据了解,2010~2015年,中国为撒哈拉以南非洲电力行业发展提供的贷款、买方/卖方信贷和外商直接投资达近130亿美元,约占该地区全部投资的五分之一。中国公司承建的大部分电力项目由中国利益相关者进行融资,特别是通过中国进出口银行进行公共借贷。

  一般而言,中国企业在非洲投资具备的一大优势就是成本优势。然而,记者却从《报告》中发现,中国企业在非洲的电厂承建成本总体上低于世界其他地区的成本,但却高于在国内的建设成本。也就是说,中国企业在非洲的能源电力项目在物流、配套、设备进口等方面存在一系列障碍。

  大卫具体指出,尽管电厂的成本取决于不同因素,包括采用的技术、承建条件、人力成本和交通等,中方在撒哈拉以南非洲承建电厂的隔夜成本基本处于其他经济体的典型项目成本区间之内。风电、煤电和 气电项目成本基本处于全球成本范围的高端,这是因为非洲物流成本高,还需要进口西方设备。而大型水电的项目成本则主要取决于各大坝的具体情况。上述 “隔夜成本”主要包括承建前 (业主)成本、承建(EPC)成本和不可预见费,不含承建期间累积的利息。

  “与中国典型项目成本相比,中方在撒哈拉以南非洲承建电厂的成本更高。”大卫表示,尽管中国公司对于非洲国家政府有吸引力,但中国国内成本在海外不可复制。

  “现在看来,在非洲的投资,由于各方面原因导致实质的投资成本要高于全球平均水平。这就需要国际社会与中国一起通过基础设施投资等方式,共同解决上述问题。”王海峰说。

  《报告》也指出,虽然增加了发电和电网容量,推动电力普及以发展经济,但中方承建的电力项目还是给非洲国家的政府带来了挑战,特别是在撒哈拉以南非洲经济增长放缓的潜在背景下。IEA认为,电力项目的成功取决于非洲国家政府谈判、落实和维护项目的能力。来自中国和其他国家的利益相关者在为非洲电力行业发展作出贡献方面高度互补,但非洲电气化的成功最终取决于非洲国家的领导人。

  对此,王海峰认为,非洲国家内部还需要进行结构性的市场化改革。即使在能源、电力领域,非洲也需要相应的市场化和结构性的改革,不能只靠政府力量和外部力量的推动。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